023-62786681

首页 >> 培优资讯 >>家庭教育 >> 家长:不责骂,也不称赞孩子
详细内容

家长:不责骂,也不称赞孩子



  有一天下午,因为妹妹家有点事,六岁的小侄儿放学就来我家。晚餐的时候,我妈给他盛了半碗饭,他说在幼儿园已经吃过了,只是吃点儿菜。老人家总是担心孩子没吃饱,没多久就问他,要不要吃一点点饭,他看我们吃得热闹,也点头说可以。“你自己添饭吧,想吃多少吃多少。”我妈说。他从半碗饭里扒了一小团米饭到自己碗里,我随意说:“嘿,还真能吃呢。”他原本打算把碗放下,听到我的话,又扒拉了一团米饭进到自己碗里。我又说:“你能不能吃完啊?这么多。”这下他更来劲了,哗啦一下,整个碗里的米饭全倒光了。最后他把哪半碗饭全吃光了,还有几粒米在碗沿上,我转头对我妈说:“木木(侄儿小名)现在真的长大了,一粒粒米都吃得干干净净。”余光瞄向他,只见他正很认真地把每一颗米粒往嘴里送。


  晚上,群里的朋友聊起批评教育还是赞赏教育这个话题,我就把这个例子举出来,一边聊天,一边分享当天背单词的成绩。那天,我复习了三本词书共一百四十个词,群里的朋友给我点赞,我一高兴,又去开了一本新词书并一口气把新的五十个单词背完了。看到大家的赞赏,我突然想到了小侄儿吃饭的事,从本质上,我跟他不是一样的吗?都是在赞赏声里不断改变自己。


  那时候,我认为,赞赏教育应该是有道理的,但批评教育呢?在过去那么多年里,棍棒戒尺之下不也出了那么多的大师?反而现在在掌声中长大的一代很少有出类拔萃的。这是为什么?隐约有结没解开,我困惑了。


  第二天,这个困惑就得到了解答,答案在阿德勒的学说里——“不能责骂,也不能称赞。”


  我承认我第一眼看到这句话是懵圈的。虽然我在疑惑赞赏能不能成就一个人,但这种说法,“关于以教养孩子为首的这些与他人沟通的种种,全都是采取‘不可以称赞’的立场”,还是很颠覆我的认知。


  耐心看完之后,原来如此。


  现在我们想想,除了网络上的大多数顺手点赞以外,在现实生活中,称赞通常是出现在什么情形?妈妈对宝宝说:你真乖;老师对学生说:你很听话;上司对职员说:干得不错;主人对狗狗说:太棒了……大家发现没有,这样的称赞双方,几乎都是不对等的位置上,就像阿德勒心理学所说,称赞是“有能力者对无能力者的评价”,所以称赞本身就代表了一种评判的资格,意味着一种居高临下的态度。当称赞发出的时候,就已经在不知不觉间制造了一种上对下的关系,“目的在于操控能力比自己还差的对象,其中并没有感谢和尊敬的意思。”


  我回想当时饭桌上的场景,我对小侄儿的称赞的确只是觉得好玩,觉得可以用语言、或者说方法来操控他而他并不知道,觉得这样很有趣,但心底深处我并没有因为他受我操控、把那半碗饭吃完而滋生出感谢或尊敬的情绪,而他也未见得在这半碗饭里得到什么实质性的收获。


  那这样的后果是什么呢?为什么说不可以称赞呢?因为在这样的赏罚教育下长大的孩子,包括我们自己,会特别在意别人的目光,会为了赢得称赞而去做一些原本没有计划、或自己并不想做的事,小侄儿之前吃饱了,他并不想吃完那半碗饭,我在学习了一百多个单词之后,原本也不想再去多花大半个小时去学一本词书,但我们这样做了,不是为自己,而仅仅为了一句称赞。可能称赞的人转眼就忘了,但我们却等于背叛了自己,给自己背上了一层十字架。一次两次也许并没有什么,但十字架会越来越多,越来越重,直至压垮。或者某一次小侄儿会因此消化不良,从而厌食,又或者某一次我终于看到单词就想吐,从而厌学,又或者有人在日复一日地被迫和背叛中迷失了自己的初心,最终厌世。


  同时,因为称赞来自于有能力者对无能力者的评价,也就是说,接受对方的称赞就意味着自己接受了低人一等的无能力状态,而要依赖称赞来维持自己的价值感,当有一天我们终于得不到越来越膨胀的称赞,我们发现自己已经成了空壳。从这种意义上来说,称赞就像一朵罂粟花,看起来很美,其危害却并不比棍棒来得轻松。这就是为什么我们造就了迷失的一代,造就了遗落初心的“空心人”。因为被称赞出来的自信,原本就只是虚妄的肥皂泡,总有一天会破灭。称赞,终究让我们沦为称赞的奴隶。


  延伸出去的,还有奖励。我们往往在孩子表现好的时候给予奖励,一颗糖,一个吻,考多少分奖励多少钱或者别的奖品,最初或许看起来很有效果,但往往越到后来想要的奖励越大,得不到满足时就可能用反方向的行为来报复父母,报复社会,又可能因为达不到奖励所要求的条件,干脆就自暴自弃,这些都是奖励带来的副作用。小侄儿在饭桌上还说了这样一段话:“当我们才到幼儿园,老师对我们的爱是一样的,后来有的小朋友表现好,老师就更爱一些,那些表现不好的,就被老师抛弃了。”童言无忌,孩子无心的话往往揭示了事物的本质。在孩子眼中,爱成了加减法,而正是奖励,给我们原本平等无私的爱贴上了价格标签。


  不能责骂,又不能称赞。那该怎么办?阿德勒心理学认为,该是鼓励,来自于平等身份之间的鼓励。把对方当做平等主体的朋友,你会怎么去对待朋友的行为,就用同样的态度去对待我们的孩子吧。不要说爱之深,责之切,要知道,责之切,伤之深。


  以前我总爱和自己说,别人能行的我也行,现在我开始接受,有的事情,别人能行的,我偏就不行。这样接纳了有的事能行有的事不能行的我,顿时坦然了很多。对自己不苛求,同理心也不会苛求别人,包括自己的孩子。无论对谁,在接纳的前提下去提升,把70分的水平做到80分,比原本有90分的水平实现了90分更值得尊敬,这世道,无所谓优秀不优秀,只有真实不真实。


  那就这样吧。不责骂,也不称赞,去鼓励,鼓励自己,也鼓励别人,尽力了,就是最真实的人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