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23-62786681

首页 >> 家长经验分享 >>家长经验分享 >> 2017升初:从学区房到三间书屋
详细内容

2017升初:从学区房到三间书屋


  白天陪弟弟一家去看房。最近楼市火爆,街头巷尾都听见议论房子,好像这时候不买房都对不起党和人民。他倒不是完全为炒,一对儿女,今年一个刚一年级,一个将进幼儿园,所以对学区房有需求。


  我倒是建议他理性看待学区房。固然学区房大打教育牌,说得天花乱坠,但仔细想想,现在的学区房太多了,分校也是雨后春笋,一只手都数不过来,以前一个直属学校的师资,现在要稀释到若干分校,必然导致大量的新生老师涌现。不是说新生老师不好,任何资深老师都是从新生走过来的,只是若搭配失衡,难保不会让某些家长有所失望。何况现在很多名校,看重的就是可以给学校带来“利润点”、也就是升学广告效应的学生,优质师资有的放矢,所谓的划片生、业主生,能得到的关注可想而知,这一点,在我身边出现过很多例子,就不多说了。


  说到学区房,就想到今天早上看到的一篇文章,标题是《最好的学区房,是你家里的书房》。里面讲的是金庸。


  金庸的小学是一所乡镇中心小,“今天,这所小学很美,办得也很棒,但在当时……反正你们家长是多半看不上的”。他的中学阶段,遇上抗战,不断地辗转,转学、停课、流亡,“用今天的话说,金庸,真是输在了起跑线上”。


  但金庸仍然成为了金庸,中文世界的巨匠,凭什么?就凭——


  “小金庸家是没有学区房,但是有三间书!三间!”


  “金庸的父亲给他送礼物,动不动就送书。10岁那年的圣诞节,父亲送给了小金庸一本狄更斯的《圣诞颂歌》。”


  金庸的祖父“编了一部‘海宁查氏诗钞’,规模很大,有好几百卷之多,但是雕版还没完工就去世了,书也没印出来,这些雕版放了两间屋子,后来都成了小金庸的玩具。”


  “金庸回忆说,小时候母亲和姊妹、姑嫂们喜欢读《红楼梦》,大家经常比赛背诵《红楼梦》的回目词,赢了的就得一粒糖。”


  这就是一个从“乡镇中心小”出来的孩子的故事。


  金庸的长辈们,从祖父到爸妈,留给他的不是学区房,不是名校的坐席,不是房子车子创业基金,而就是最常见的东西——书,从小到大无以计量的书,房间里是书,得到的礼物是书,触手的玩具是书,游戏娱乐也是书,一个在书海里泡大的孩子,你还担心他不会在学海里遨游吗?这样的孩子,即便是没有名校光环,没有烫金的学历,你会认为他的人生会很差劲吗?


  再回过头来,看看现在为了孩子进名校而焦头烂额、不惜重金的父母,很多哪怕如愿以偿把孩子送进了名校,也多抱怨孩子不爱读书。那些抱怨孩子不爱读书的家长,你们有没有问过自己——


  你家里有几间书房/几个书柜?


  你送给孩子的新年礼物是否有过书?


  你给孩子选玩具时考虑过书吗?


  你陪孩子玩的游戏有没有和读书有关的?


  你,爱读书吗?


  曾经和朋友聊起二胎政策,很多人说,养孩子教育花费太大,养不起。我想,他们所指的花费,大约就是学区房、补习班、择校费,的确,这是一个无底洞,但假如只是三间书房,我想,应该是大多数人,至少是在售房部排长龙的人可以消费得起的。


  最后,我发现两个有趣的现象。


  其一,弟弟拿的户型图上有四间房,无一例外地是设计的床,却没有一间书房;


  其二,那些花几小时排队的人群,在漫长的等待中,有的在聊天,有的在看户型图,有的在玩手机,有的在煲电话,唯独没有一个人——在看书。